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易烊千玺 “大人”这两个字要靠行动来验证

来源:2019-07-29 查看数0

在过往的采访中,易烊千玺不善言谈,回答问题的方式慢热且沉稳,以至于外界得到的大多话术,不外乎是以各种细节刻画这个男孩的“少年老成”。近两年,时尚资源、街舞节目纷至沓来,诸多网友又为他贴上“苏”“荷尔蒙”等形容成熟男人的词汇。近日随着优酷剧集《长安十二时辰》的热播,更让他“演员”的身份获得了外界认可。

每件事情都处理得深思熟虑且尽善尽美,以至于很多人忘却,易烊千玺在去年刚刚迈过18岁的门槛。然而,褪去鲜花和流量的粉饰,他的独处时分其实与普通18岁男孩无异:喜欢凭直觉做事,自有一套选择工作的标准;喜欢雕塑、书法、音乐这类需要忠于自我的小爱好;享受自由的校园生活,每张记录大学时光的照片中,他总能露出罕见的、没有被摄影师安排过的笑容……从13岁被选择的生活,到18岁有权利选择人生,易烊千玺正在更努力地保持自己理想中的样子,而非塑造成他人的理想。

2017年,易烊千玺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希望大家不再用一种看小孩的眼光来审视他。但此次再被问及,18岁后是否更急切地希望外界视自己为大人,他思索片刻,“没有特别强烈的渴望。”“你表现出来是什么样,大家自然而然会对你有所改观。我并不会因为,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大人,就怎样去处理事情。”与他人的眼光相较,易烊千玺如今正按照自己的节奏,用行动蜕变为真正的成年人。

片场抽空休息的易烊千玺。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

演员

我和李必,有相似之处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李必少年成名,凭借天赋被委任为大唐靖安司首脑并辅佐太子。性格缜密、果敢的他,肩负着维护国家、百姓安康的责任。该剧总导演曹盾第一次看完原著,便认定要由易烊千玺来出演这一角色,“就是合适。他身上有少年老成的感觉,而且具备文人风骨。”而李必在官场中不随波逐流,始终拥有自我坚持的个性,也深深吸引了易烊千玺。“我大概能够理解到(这个人物)。因为我们有相似的地方,可能是从年少开始,就会有一些责任的担当,也面对一些压力,一方面来自自己,一方面来自大众。”

接演《长安十二时辰》时,易烊千玺还未接受过系统的表演学习。对于17岁的舞台明星第一次挑大梁主演强阵容巨制,外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这种压力对易烊千玺而言并不陌生;但对于做演员这件事,他对自己的要求,也远高于外界的认知。《长安十二时辰》开拍后,易烊千玺专门邀请了表演老师,随时沟通现场调度、台词处理。剧中有大量半文半白的台词,开拍第一场李必与太子的文戏便有一页纸那么多,情绪多达三四个层次,为了找到状态,易烊千玺总是在休息间隙,一个人严肃地躲在角落里调整感觉,几乎不和任何工作人员接触,“比如说这句词时,我应该做哪些更细的调整,老师会和导演一起沟通,然后告诉我。”刚开始表演老师看完拍摄素材,总会鼓励易烊千玺表现得不错,但他对自己的状态并不满意,“总觉得可以更好吧。刚开始(找状态)比较难,之后慢慢就找到了感觉。”

《长安十二时辰》的拍摄周期长达几个月,横跨了易烊千玺的高三阶段。紧张的课业压力、18岁生日会的筹备、表演上的摸索,易烊千玺度过了把24小时当做48小时消耗的漫长17岁。他曾经在一天多场戏堆积的时候,坐在车里望着天空发呆,一瞬间想“如果今天不拍戏该多好”,但转念还是回到紧张的拍摄状态;压力大时,他也只是通过听歌、睡觉,如此简单的方式暂时纾解。

每当完成质量比较好的工作后,易烊千玺也会希望看到大众的评价,而《长安十二时辰》开播后不少媒体“小看了易烊千玺”的称赞,让他“等待老师阅卷”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从高一新生到高三毕业生,回归校园生活让易烊千玺获得了片刻的喘息。

大学

这种有点“酷”的集体生活,久违了

成为大学生,让易烊千玺回到了久违的学生时光。

他曾形容大学生活为“这是用那些写废的笔和数不清的试卷换来的礼物,得来不易。”13岁正式出道后,他对学校的记忆大多停留在为了拍摄,找老师开假条,然后在保安的注目下开开心心地离开。工作结束后,他就住在公司安排的公寓里,脱离父母的管理,过着看似自由的生活。

这种与众不同的少年时光,曾经让他十分兴奋。直到通告和演出逐渐占据了全部的时间,所到之处永远被镁光灯和万千目光聚焦时,他反而期待步入18岁,在忙碌的缝隙可以寻回普通学生的身份,“因为之前一直都在自己这么一小片的工作环境中,能遇到的人也都不是比较深入的接触。大学里有专业课老师,他们会从价值观和专业知识方面给你指导和影响。”

因此《长安十二时辰》后,易烊千玺并没有急于接演新作品,过去这一年,他大部分时间都享受于学生生活。七点半起床,八点半上课,偶尔放学早,便赶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很晚回家后,也有时间独自坐下来弹弹钢琴。

大学里,并没有太多人因为他是易烊千玺而特意来打招呼,他可以随意在校园内和同学嬉笑、拍照,他还曾在晚上和同学窝在学校角落里吃刚点的外卖。这么“酷”的事情,在以前他从没有机会尝试。

他终于在光彩夺目的明星身份中得到片刻喘息,“我其实一直很想这样,上课的时候跟同学们待在一块,生活也很规律,这种集体生活也算挺久违的。”

电视剧《热血传奇》(暂定名)

电影《少年的你》

《这就是街舞》

成年

向往自由,习惯凭直觉作决定

在易烊千玺18岁的愿望清单中,排名第一位的是体验一次翼装飞行。这是一项极限运动,穿着翼装从高楼、悬崖等高处跳下,在空中自由翱翔的体验感让不少年轻人欲罢不能。虽然如今易烊千玺还没能实现这个心愿,但考驾照已经让他得到了部分满足。他喜欢掌握控制感和自由感。这两年,易烊千玺还迷上了捏泥塑,这源于他偶然在一个视频中,看到一位艺术家在细致地捏人脸。他瞬间被吸引,“你想表达什么,都可以捏出来。这种心态特别随意,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我)很喜欢。”

18岁后,易烊千玺为自己定下人生目标:成为一个自由的人,生活、工作、精神,都拥有更多的自主权。这看似简单的愿望,对过去的易烊千玺而言却难以触达。

从小,他便过着被安排好的人生,通告、排练、学习、采访,每天的生活都详尽到分钟被列进行程表里。这也是他热爱演戏的原因之一,“音乐是通过比较现代的、通俗易懂的方式,比较多地传达自己的感情。但演戏,就是(体验)另外一个人物。他可能跟我会有一点点联系,但是绝大部分是另外一个人生。”

而在做选择时,易烊千玺也习惯凭自己的直觉,而不是按照标准化的方式作决定。“比如我遇到一件事,想去这么解决,我就去这么解决。我比较少去想,我作为大人,应该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情,有时候这样调整之后,反而不太好。”通常情况下,直觉替他决定的,都没出现过错误。例如各类剧本邀约纷至沓来,从《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李必,《热血传奇》(暂定名)中童年悲惨、后投身革命的少年阿易,到电影《少年的你》中在社会底层泥泞里摸爬滚打的小北,易烊千玺更偏爱于气质较重、故事复杂的人物,正如他对东野圭吾的小说爱不释手,“除了剧本、剧组、班底都会考虑,更多还是挑自己喜欢的。没有感觉的角色,我反正不太喜欢。”

在流量迅速更迭的市场,易烊千玺第一次感到危机感也只是在高考时期,自己定下了更高的要求,“反而工作这方面的危机感一直还好,我现在只希望能多演戏,多出作品,多学点东西。因为这才是能留下来的。”

2018年11月28日,易烊千玺正式迈入成人的世界。

未来

自己的部分需更多保留

17岁的易烊千玺曾经对未来18岁的自己说:成长是最孤独的旅程,但是你却是幸运的。

小时候,在父母的安排下,易烊千玺学习了很多技能,希望能够成为大人口中“与众不同的孩子”。他极其自律,哪怕是在日常排练的间隙,也不会让自己完全松懈,空闲休息的时间,他就一个人在那儿坐着,想排练的事情。在一封写给18岁的自己的信中,易烊千玺说:检视过去的日子,你有时候会想“以前的易烊千玺好像有股傻劲儿”。18岁后,他知道,自己决定要做的每一件事情,也将变得没有那么容易,注视他的目光也将渐渐严厉,“就把这个身份转变,看成是游戏打怪升级的奖励,下一关会怎样呢?”

易烊千玺曾用深红色比喻现在的自己:红色代表外界看到的易烊千玺的样子,而深红背后的灰色,则是易烊千玺真实的自我。关于“红灰”的比例,在如今的易烊千玺看来也有了变化,自己身上灰色的权重变得更多了,他也更喜欢本真的自己,而非一定要展现给大众所谓被刻画好的模样,“因为之前一直被保护起来,一直被安排,所以(现在)会觉得,自己的部分需要更多地保留。”

热血难凉,赤子无惧。这是步入18岁成人世界后易烊千玺的宣言。

新鲜问答

1

新京报:《长安十二时辰》中有大量半文半白的台词,背下来是否有难度?

易烊千玺:会有。我有一个习惯,喜欢现场对词,当时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在现场再背。所以有一些台词都是现场很快记下来的。

2

新京报:有没有很想尝试哪一种类型的角色?

易烊千玺:有。反正一段一段时间的,就一直都有那种比较想尝试、比较特殊的角色,但不是通常大家能够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那种性格的人物。

3

新京报:在《这就是街舞》里,你是导师中年龄最小的,有没有担心过选手会对你有质疑?

易烊千玺:其实年纪小算是一个(问题),但选手如果对我们有质疑的话,其实也不看(年龄)。我们是艺人,并不是所谓的地下专业舞者,所以他们肯定会有一点质疑,我年纪小,也算其中一点。

4

新京报:你会喜欢规律性的生活吗?

易烊千玺:会,但并不是明确目标的那种。因为我觉得只要定一个目标往那儿走,可能过程中一些别的东西就会注意不到。而且有时候定目标,会觉得要么太低,要么太高,反正并不是真的自己需要的。

5

新京报:回想小时候想象自己18岁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跟你现在的样子相比,你有成为那时期待中的那个人了吗?

易烊千玺:可能会比小时候想象得还要再好一些。最初学跳舞的时候,是没有想往娱乐圈这方面发展的。后来慢慢学得多一些后,我妈跟我说了一些,就开始有了这方面的目标和打算。如果按当时的要求来看的话,就觉得现在高出太多。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张赫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