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700元一人闯关《长安十二时辰》密室,值吗?

来源:新华网2020-09-11 查看数0

  《长安十二时辰》密室场景。

  密室逃脱与影视IP合作后,推出各类沉浸式密室。玩家每人需要花费数百元,例如《破冰》两个小时人均368元,《长安十二时辰》三个小时人均花费688元。相对较贵的价格也会令一些人望而却步。新京报记者 吴龙珍 张坤玉/摄

  小A来到位于北京某《长安十二时辰》主题密室,再次花了近700元体验了三个小时的大唐生活,这里的老百姓们正在享受着热闹的节日氛围,但他知道,未来“十二个时辰”他将背负拯救长安城的任务……

  这就是近两年在年轻人里流行的沉浸式密室逃脱。随着IP成为影视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沉浸式密室与影视IP的联动也愈发紧密。你可以扮演《鬼吹灯》中的胡八一去古墓里摸“粽子”,可以是《破冰行动》中的李飞与毒贩展开“猫捉老鼠”的斗智斗勇,也可以扮演《芳华》中的何小萍,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揭开往事真相……不止如此。据悉,电影《八佰》未来有可能推出沉浸密室。线下沉浸实景娱乐,似乎正悄然成为影视产业中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

  发展路线

  人们对体验另一种人生很向往

  第一代

  2011年底,热爱烧脑解谜故事的于鲲在本职工作之余,与朋友在北京开了家密室作为副业。那时的密室大多被称为“密室逃脱”。租一间百余平方米的房屋隔出两三个区域,简单的装饰、放置些柜子加上锁和纸片密码就可以开业了。限于技术能力,那时整个游戏区域里除了灯和电磁锁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电器、机械机关的使用。但正是这种成本不大,难度颇高的娱乐方式,吸引了大量喜欢解谜与追求神秘感的年轻消费者前来反复体验。

  小A是最早的一波密室玩家。那时只有16岁的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和同学相约打卡不同的密室。烧脑的刺激感和紧迫感让他欲罢不能。那时的密室经常会在拥挤的大厅中挂上一块醒目的牌子,写着“某主题从开店至今,仅有xx位通关”,“一旦通关,就感觉自己像柯南一样,特别有成就感,上瘾。”

  第二代

  密室逃脱在北京兴起的速度远超市场想象。而于鲲等第一代密室人也在扩大规模的过程中,不断摸索玩家的喜好。随着消费者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装修、普通单一的机关呈现方式,从业者开始加大机电设备的使用。简单的如推杆、电机、复杂的如液压装置、卷扬机等标准工程设备开始广泛使用,这也成就了第二代密室。

  第三代

  在第二代基础之上,从业者们开始思考如何让消费者有身临其境的体验,玩家角色扮演,还带NPC(Non-Player Character缩写,指的是游戏中不受玩家操纵的游戏角色)互动的第三代密室陆续诞生。

  第四代

  如今,市场中最常见的“沉浸式剧场”已是第四代密室。

  在第四代密室中,玩家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解谜、找线索、过机关,而是随时进行情景“穿越”,上至古代,下至未来。玩家可以走入丧尸的世界躲避攻击、化身“胡八一”去古墓中摸粽子、回明清王朝与后宫佳丽勾心斗角。在没有手机的几个小时中,你转化成另一个身份,进入一段截然不同的人生。

  2015年创建了沉浸式密室的满毅,自称是国内第一个试水此类型密室的人。2012年,满毅还在影视公司做电影发行、制片。那些年类似于开心麻花的话剧小剧场非常流行。他思考能不能开创一个沉浸式小剧场。当年《甲方乙方》开创了中国贺岁电影的先河,“这证明人们对于体验另外一种人生,是很向往的。”

  满毅对应电影题材,耗费半年撰写了四个截然不同的体验剧本,多达数万字,包括类似于电影《战狼》的反恐动作类《反恐精英》,恐怖类主题《生化危机》,探险类《精绝古墓》,以及偏向剧情片的《瓦尔基地计划》,“这也是我们与影视的最初关联。沉浸式密室其实就是沉浸式电影体验馆,全是小游戏,也是小剧场。”而其密室近300元一场的“天价”,也是满毅力排众议,坚持根据话剧票价制定的。在他看来,沉浸式密室的四个游戏其实相当于四部影视;一场游戏两小时,接待6-10个玩家,一天的流量相当于一部话剧一天的观众量。“但我也跟资方说了,我们赌半年,这店火不了,咱们就关门。”

  但在开业前半个小时,满毅就顺利迎来了第一拨玩家。“玩完后这哥们儿‘疯’了,他没想到体验感会这么嗨。”半个月后TFS迅速实现盈利;半年后连明星想要订周末场都要“走后门”。沉浸式线下实景娱乐开始全面在国内掀起一波潮流。

  IP合作

  想当年“找不到庙门”

  大部分密室将眼光投射到影视作品上,是通过“蹭IP”实现的。2015年前,大量打着“古墓丽影”、“鬼吹灯”名号的密室应运而生,不少书迷、剧迷慕名而来,最后却发现其内容与原作毫无关联。但并没有人在意,“因为没有玩家会奢求花30、50块钱,在写字楼20平米的房间里玩鬼吹灯的密室,要真的看到天崩地裂、棺材移动。版权方也不会纠结,因为他们没工夫,而且光律师费就要比赔偿的钱多。”小A回忆几年前的行业状况。

  2016年,《伪装者》《麻雀》《胭脂》等谍战剧风靡一时,满毅的密室逃脱也推出风声·沉浸式剧场,其与2009年的电影《风声》并无关联,两者的时间背景完全不同。但满毅还是希望与电影出品方华谊取得正版授权,只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华谊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对接这件事。直到两年后,满毅才正式拿下《风声》版权。

  几年前,冯小刚执导的电影《芳华》上映,满毅的密室逃脱推出了密室《芳华已逝》,还与华谊正式展开深度合作。电影《八佰》杀青后,满毅曾去拍摄地参观,筹划着将其打造成大型沉浸式密室的可能性。同年,满毅的密室与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合作推出同名密室,于鲲则拿下《破冰行动》的正版授权。自此,密室经营者从自我创作正式走向正面合作,影视公司也开始主动寻求线下沉浸式娱乐的开发布局。据悉,现在部分影视IP与密室合作,版权会卖到百万元左右。

  《破冰》密室。

  实际运作

  影视改编必须符合IP调性,不能破坏故事

  A.剧情不能魔改,要给体验者最高自由度

  于鲲跟团队在创作武侠主题时,剧本曾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从第一版的11万字扩充到16万字,但此前他没有任何写作经验,“如果你热爱,也想表达这个东西,那么你就一定能写出来。反过来说如果非让我写科幻作品,我也没那个脑洞,所以肯定写起来就困难。”

  但影视IP改编的主题却没有这么高的创作自由度。剧情改编被详细列在合同中,所有内容IP方都会监修,并对成品进行审核,密室方只能在有限范围内二次创作。《长安十二时辰》版权所有方娱跃文化将该IP交给满毅团队改编的要求是,剧情改编必须符合整个IP的调性,不能破坏故事完整性,人物改编、场景、剧情等大方向也不能更改。“我们充分尊重整个沉浸式娱乐的创作逻辑,但我们不能改变原著本身的调性,只去迎合这部分观众。”娱跃文化副总裁李安宁坦言。但同时,他们也会提供剧本、与该剧相关的史料调研等,让密室方可以对电视剧没有呈现出来的内容进行复原和扩充。最终《长安十二时辰》密室斥资数百万搭建,占地面积近1800m2的主题密室,并参照剧中原有置景,真实还原唐风唐貌。

  看似与编剧异曲同工,沉浸式密室却拥有截然不同的创作逻辑。在满毅看来,影视剧本更像一个“工具”,演员必须按照剧本设定出演,台词也不能随意发挥。“但玩家花钱来玩,我不可能让他们按照我的剧本走。所以你要在可控的范围内,给体验者最高的自由度。否则他还是看电视剧、话剧就好了。这对创作者的把控力、节奏感、预设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据悉,《长安十二时辰》的沉浸式剧本创作了近十个月,近20万字。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NPC。

  B.NPC不能只知道演戏,不会应变

  在于鲲创作的某个密室主题中,剧情设定玩家分为两拨,第一拨要把NPC关进柜子里,把柜门锁上才能触发接下来的环节。接下来第二拨人则需要想办法偷出钥匙,把NPC放出来,游戏继续。但来过一次的玩家却“识破”了游戏套路,二刷时便偷偷带了一把自己的锁,把NPC彻底锁了起来,“结果到后半程,整个剧情都没有男一号,我们都蒙了。”于鲲无奈道。

  在沉浸式密室,这样玩家与NPC“相爱相杀”、相互调戏的场面,随时都在上演。TFS甚至曾出现过玩家在体验感里走不出来,最后与NPC结婚的“意外之喜”。但究其根本,NPC的互动技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玩家能否更好“入戏”。

  在密室刚开业的时候,满毅聘请的NPC演员多是横店片酬200元一场的“特约演员”。但后来满毅发现,沉浸式密室的NPC只是一个可重复触发的剧情人物,不需要专业演员那么“重”的表演,于是后来TFS的演员大多是非科班出身的素人,但身怀某种技能,例如有台词功底,即兴反应能力强,或会骑马、武术等。“他们在横店一天可能赚50块钱,但这儿不用风吹雨淋,还有固定几千块钱的工资。”

  但NPC也需要专业培训。最开始TFS演员都是满毅手把手培训出来的,现场应变能力是最核心训练课程。NPC每天需要面对截然不同的玩家,NPC需要在所有都能接上话的基础上,正常推进剧情。例如《瓦尔基里计划》主题中的演员长得很像希特勒,他不用说任何台词,只要坐在办公桌后,玩家就已经十分兴奋;但如果想让他用军官的腔调说台词,加上动作,这是极难的跨越,“因为你一旦会说话,玩家就会跟你‘对戏’,”满毅告诉演员们,不要把自己当成工作人员,而是同样来玩密室的人,抱着体验的状态一起享受表演,同时也享受玩家带来的乐趣,这才能激发出真实的互动。

  于鲲则为NPC制定了严格的“专业课程”,每周都要做最基础的培养式训练,授课的均是专业老师。此外针对不同的主题剧本,演员还要填鸭式接受单个角色的指导。“很多NPC只知道演戏,不会应变。如果下一个剧情应该去大堂,玩家非拉着你去地窖,你去还是不去?这时候NPC会很抓瞎。”第一拨入职的NPC演职人员,除了白天“演戏”的十二个小时之外,每天还要和于鲲开四五个小时的会,复盘当天表现,形成应对预案。

  布景投资巨大。新京报记者 吴龙珍 摄

  C.服化道必须结实耐用

  在于鲲的作品中,九个玩家可以共享一个数百平米的私人空间。一旦换上古代装扮进入其中,石子道路、斑驳的树影,破旧的古代房梁和老榆木桌子,桌子上摆着半只烧鸡、一笼包子、一盅牛肉汤,全都是可以吃的,玩家仿佛一瞬间置身于电影情景当中。

  小A则在“割肉”体验了《长安十二时辰》之后,不惜再次花了688元“二刷”,只因为它的大唐服饰美到不舍得脱下来,主题里还有非常“好吃”的羊杂汤、牛肉包子、火晶柿子,完全还原了影视剧的同款美食。

  “其实我们这个行业单从舞美置景来看,投资不比影视低。”满毅坦言。影视剧很多都在使用绿幕或者贴片,山水美景全靠后期;而看似真实的道具,也都是在塑料泡沫里搭上架子,脚一踹就飞了。但在密室里,玩家会用手触摸、摇晃,高的地方还要攀爬,所有道具必须采用真材实料的钢筋加固。满毅算过一笔账,一家沉浸式密室除了房租和人员工资外,几乎没什么运营成本,只有前期搭建是占比最大的一次性投入。做一个新的主题,平均要投入一百万左右,邀请专业做电影的团队负责置景,“两三个小时的体验,你不做得真一点,有点对不起观众。”

  而NPC和玩家的戏服,除了部分购置于电商,很多特殊角色也需重金定制。例如于鲲新推出的惊悚悬疑主题,其中NPC的头套、戏服、道具,均是找影视道具公司专门开模定制的,价格从几千到上万一个不等。“影视道具拍完就不用了,最多撑俩仨月,但密室道具且用呢,必须结实,又得真像那么回事,演员穿起来还得方便。”于鲲曾经跟某位有意进军密室行业的影视从业者参观过道具仓库,未来非常期待如果有机会与影视公司合作时,可以在道具、服饰方面加强合作,除了增强体验感。(记者 张赫 实习生 曹煜鑫)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