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警方“命案攻坚”专项行动再传捷报

来源:新消息报2020-04-22 查看数0

16年后,在石嘴山市惠农区东一方宾馆工作过的南某依然记忆犹新,宾馆311房间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可能一辈子也难以忘却。他不明白,为什么当时看起来如胶似漆的情侣,一个“失踪”16年,一个命丧宾馆。2020年4月10日,在石嘴山市公安局惠农分局,犯罪嫌疑人马某佳对16年前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南某的疑惑随着案件真相大白也终于解开……

女子命丧宾馆 “男朋友”失踪

2004年6月14日中午1点多,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年龄相仿的女子,到惠农区东一方宾馆午休,服务员南某向男子要身份证进行登记,男子谎称忘带。南某没有坚持,就将二人安排到了311房间。

当天下午4时许,这名男子从楼下下来,对南某说:“我女朋友要喝水,你们这里有矿泉水卖吗?”南某说:“没有。”于是,该男子声称出去买水,并嘱咐南某一会上楼给“女朋友”送一壶开水。谁承想,这名男子出门后就从此人间蒸发。当16年后,南某和男子再次相见时,则是这名男子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站在当年事发点指认现场。

“当天下午2点左右,我听到311房间传来打闹声,我敲门问情况,那个男的说‘我们两个人闹着玩呢’,4点他说出去买水,到下午6点他还没有回来,我觉得蹊跷,我便和老板进屋,发现那个女子已经死亡,便赶紧报了警。”面对警方的询问,南某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这一男一女到宾馆时,从简单的言语中就可听出两人的关系如胶似漆。

“当时现场勘查十分细致,共提取生物检材18份,可以说是非常全面,这也为2020年攻破这起命案打下了坚实的物证基础……”当时带队组织现场勘查的石嘴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谭斌告诉记者。

警方抽丝拨茧,案件仍疑云密布

经过调查,受害女子为罗某兰,时年22岁,系一名失足妇女,社会关系非常复杂。结合案发现场的勘察情况,侦查员分析,此起案件应该为熟人作案,作案人极有可能是罗某兰的客人或相熟的朋友。自此,围绕罗某兰关系人的一张大网迅速拉开。因罗某兰的职业特殊,关系网复杂,她死前三个月的通话记录达上万条、短信息几千条,查出有用的线索可谓是大海捞针。

“我们当时的要求就是不漏一人,案发后我们对其密切联系人逐一进行调查了解,其中有一些远在内蒙古、河北、广州、河南、黑龙江、山西等地,我们也到当地进行了调查……”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王学鹏说。

调查发现,罗某兰的感情生活也很复杂。根据调查,当时不但有两个外地来石经商的老板包养罗某兰,罗某兰还有几个比较“铁杆”的追求者,纷纷给其送手机、租房子……“我们当时将包养死者的福建老板刘某和四川老板吕某作为重点嫌疑人进行排查,但通过详实调查,两人均无作案时间,最终排除了这两人的作案嫌疑……”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侦查员衣贯武回忆。

调查时,一个拨打过罗某兰手机的固定电话引起了侦查员的高度关注。“这个电话在案发当天12点半左右拨打过死者手机。调查发现,该电话是一个商店的公用电话,距离案发现场100多米,非常可疑……”时任惠农分局刑侦大队大要案中队长的杨波对此记忆犹新。

可由于此电话是一个公用电话,打电话的人较多,老板对当天打电话的人没有任何印象,线索再次中断。

事发现场宾馆。

事发现场宾馆。

16年来一直追逃,不想凶手就在本地

案发16年来,石嘴山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真凶的追踪。期间,他们先后成立多个追逃组,辗转全国各地开展缉捕工作,但始终未能取得重大突破。

2020年春天,石嘴山市公安局部署开展“命案攻坚”专项行动,对命案积案和命案逃犯进行逐案分析,从陈年旧案中抽丝剥茧。

4月8日,从市公安局刑事技术研究所喜讯传来:惠农区一企业职工马某佳有重大嫌疑。惠农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制定了缜密周全的抓捕方案和审讯方案。

4月10日14时许,抓捕组民警在惠农区一小区单元楼外将马某佳抓获。面对犹如神兵天降的警察,马某佳陷入了沉默。

到案后,马某佳最初拒不交代、沉默不语,但在审讯民警强大的心理震慑下,他最终如实供述了自己16年前的作案经过。

价格没谈拢引发命案

马某佳1977年7月出生于惠农县尾闸镇,7岁时,因父母离异,他随改嫁的母亲到内蒙古临河生活,改随继父姓李,改名李某东。14岁他初中毕业后就再不上学了,先后在内蒙古、北京等地打工。1994年,母亲马某英为他在惠农区办理落户,落户时给他改名为马某佳。2002年3月,马某佳的母亲、继父以及马某佳同母异父的妹妹都来到惠农区,经营砂锅生意。

2004年5月,已经27岁的马某佳还没有结婚,空虚寂寞的他来到惠农区,认识了罗某兰并发生了关系。马某佳通过聊天,留下罗某兰的手机号,希望以后再联系。

1个月后,马某佳又想起了罗某兰,便来到惠农区安乐桥附近的一个商店,用公用电话给罗某兰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约好在安乐桥市场的东一方宾馆见面。

两人进入房间不久,罗某兰便向马某佳索要嫖资,马某佳按电话里谈好的价格给了罗某兰100元,罗某兰却说不够,要150元。

马某佳一听就急了,说:“刚才咱俩不是已经谈好价钱了吗?”罗某兰却称还要给老板抽50元,所以要150元。

马某佳身上没钱,起身便要走,而罗某兰表示就算走也得付100元。

马某佳一听勃然大怒,和罗某兰吵了起来,吵了几句,马某佳转身要走,罗某兰却不依不饶,指着马某佳骂。

自尊心受到打击的马某佳掐住了罗某兰的脖子,将其按到在床上,但罗某兰还在一直咒骂,并大喊救命。楼上的打闹声引来了服务员,服务员敲门问马某佳有什么事,马某佳谎称“两人闹着玩呢”,罗某兰或因为心虚也没有说话,服务员便离开了。

马某佳将门关上,坐在罗某兰身边。不想罗某兰突然伸手抓向马某佳,将其脖子锁骨附近皮肤抓伤,马某佳恼羞成怒,用双手掐向罗某兰的脖子,罗某兰用手试图掰开马某佳的手,并用脚蹬踹马某佳,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一分多钟后,看到罗某兰再也不动了,马某佳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知道自己杀人了,马某佳没有立即夺门而逃,而是思考起了对策。“如何应对服务员的询问,如何全身而退?”

想好对策后,他就“上演”了文章开头的那一段买矿泉水的“剧本”。在成功骗得服务员的信任离开宾馆后,马某佳立即赶回了惠农区尾闸镇的家中。

被抓后的马某佳供认,这个“买矿泉水,送一壶水”谎言是他苦思冥想出来的。“真实意图就是为了营造自己离开时受害人还活着的假象,以此干扰警方的侦查视线……”负责审理的民警李永波说。

独身10年后娶妻生子

案发3天后,随着警方侦查力度加大,终日惴惴不安的马某佳以推销砂锅为由逃往青海西宁。在青海待了4个月,马某佳没钱了,母亲马某英给他打了几百块钱,让他回家,他不得不再次回到惠农。

回到惠农后马某佳在惠农、内蒙古、宁东四处打工,因为害怕,他一直不敢和别人过于亲近,害怕不小心向他人暴露出自己犯下的大案,独身一人过了10年。

2014年,马某佳和彭某结婚并于当年生下了儿子。在前妻彭某的眼中,马某佳易怒无情,性格阴郁、经常对她实施家庭暴力,也不愿意与她亲近,虽然马某佳每月工资收入近5000元,却不给她一分钱。婚后不久,被马某佳几次拳脚相加的彭某提出离婚,搬了出去,2018年,两人离婚。

到案后,马某佳悔不当初,他哭着请求父母和妹妹的原谅,但面对死者罗某兰的家属却只字未提。

马某佳到案认罪后,在审讯室里酣然大睡,甚至民警第二次询问时怎么叫都不起来。“16年了,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马某佳告诉民警。

“这也是石嘴山警方在不到10天之内攻破的第二起16年以上命案积案,此举有力震慑了各类命案逃犯。”石嘴山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长张虎告诉记者。(记者  张磊 通讯员 张国军 杨丹 文/图)

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石嘴山市公安局。

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石嘴山市公安局。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