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纳家军”覆灭记——26万字判决书昭示纳金宝等人累累罪行

来源:宁夏法治报2019-06-12 查看数0
2019年5月25日,随着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一声有力的法槌声敲响,群众眼中“纳家军”的累累罪行画上了终止符,标志着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纳家军”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

编者按

“他们侵蚀农村基层政权,给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很大危害,群众都说他们是大新村‘纳家军’,大新村成了‘纳家村’……”

“纳金宝、王兵等长期把持基层组织,谋取私利,危害社会,危害群众,给党和政府造成了恶劣影响,将他们绳之以法,大快人心……”

“打击黑恶势力,弘扬社会正气,让遵纪守法的公民理直气壮。此案的公开宣判,就是宁夏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发出的最强信号……”

2019年5月25日,随着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一声有力的法槌声敲响,群众眼中“纳家军”的累累罪行画上了终止符,标志着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纳家军”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

纳金宝等人的累累罪行,一本26万字的刑事判决也罄竹难书。

微信图片_20190611185101.jpg

把持基层党组织,坐牢坐稳“一把手”

“纳金祥没有当上村干部,纳金宝想当村干部,你能不能帮帮忙,让纳金宝进入村支部委员会?”

“纳金宝竞选村书记时派人在队上挨家挨户给村民送钱、送烟拉选票……”

“选举会场来了好多社会上的‘二流子’,他们身上有文身,戴墨镜,脖子上还戴着大金链子,在选举现场转来转去给助威……”

说起“村支书”纳金宝,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村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据银川市兴庆区大兴镇委员会任职文件、农村干部履历表等资料显示,2006年至2013年期间,纳金宝先后被任命为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党支部委员、副书记,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可这样一位本应带领全体支部委员巩固基层党组织、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带领全体村民遵纪守法、和谐共处、共同致富的“领头羊”,为何从昔日的村党支部书记成为了如今坐在法庭上的被告人呢?

这一切,都得从竞选说起。

2004年,纳金宝的大哥纳金祥在竞选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期间,纳金宝及其家族成员采用请客送礼、威胁等不正当手段帮助纳金祥拉票,虽然后来纳金祥未能如愿,但此次全部“投资”却为日后“纳家人”再次竞选大新村党支部书记作了“铺垫”。

2006年,在“纳家人”多方“努力”下,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村民纳金宝先后如愿担任了大新村党支部委员、副书记、村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从此,纳金宝登上了大新村“历史的舞台”。

上任村支书后的纳金宝,先后撤掉了大新村部分队长的职务,在推选新任队长时,采用撕选票等非正当手段,先后扶持关系亲密的王兵、郭向东、陈振平等分别担任大新村各队队长。在该三人与城管工作人员勾结收受村民好处费受到党纪处分后,仍无视组织纪律继续任用他们为队长,并让王兵担任大新村卫生专干,“师傅”也与此同时成了王兵对纳金宝的尊称。

2012年,纳金宝因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被撤销党内职务。“徒弟”王兵通过纳金宝的扶持、指导,向时任大新镇党委书记行贿、请客送礼等不正当手段,“接棒”大新村党支部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

一切来之不易,又岂能轻易丢弃。“纳金宝担任村书记时提拔好多人干队长,纳金宝被撤职后,‘纳家的人’还是在村队上任职,对纳金宝或者纳家在大新村的地位没有任何影响……”

“纳金宝当书记时纳金宝说了算,王兵当书记时还要请教纳金宝,要经过纳金宝的同意……”

“纳金宝虽然不再担任大新村党支部书记,但凭借其与王兵的关系,大新村地界的工程其仍然继续参与‘协商’、‘谈判’,并参与施工……”

“纳家势力大,村民在纳金宝面前都说不上话,村里所有的活,他们说让谁干谁才能干,他们干了好多工程没有人敢抢……”

“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圈子,是一个利益链条上的人,其他人也进不到那个圈子里……”

在大新村村民眼里,不管纳金宝是彼时的“纳书记”,或是后来的“纳三哥”,从纳金宝担任大新村党支部书记的那一刻起,纳金宝便是大新村唯一的“一把手”。

“徒弟”王兵任职期间,继续扶持郭向东、陈振平二人分别担任大新村村委会主任、党支部副书记,扶持纳金宝的哥哥纳金贵担任大新村3队队长及村办企业大新众合劳务公司经理

……

一个以纳金宝、王兵为“书记”,以陈振平、郭向东为副书记、村委会主任,以张某某、吴某某为村委会委员,以纳金贵、项某某、赵某某、闫某某、苏某某为队长把持大新村基层组织的队伍,悄然形成……

1.jpg

疯狂挡工谋私利,强迫交易恶名扬

“110吗?友爱中心东边工地上,开发商和当地村民发生纠纷,请迅速派警察到场维持秩序……”

2010年4月6日、7日、8日,银川市110指挥中心接连接到来自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大新村的报警电话。

“你们想开工,就把工程给我们干,不然你们开不了工……”

“工程我们已经承包出去了,无法给你们干……”

“那不行,你们工程占了我们村上的地,土方工程应该由我们村上干,你们不给我们土方活,村民们挡工,你们也干不了……”

……

2010年4月的一天,位于兴庆区某房地产公司开发项目的一期建设工地现场,来自大新镇大新村9队、10队的30余名村民,有的挡在挖掘机的前面,有的谩骂现场工作人员,有的往施工人员身上扬土,有的往工作的挖掘机上扔石块,甚至有村民爬上了一台挖掘机的操控室,导致挖掘机失控,不仅差点砸到挖掘机周围的人,而且这位村民也从挖掘机上摔了下来,打人、砸东西等接续上演,施工场面失控……

数周后,迫于项目压力和工程进度担忧,该房地产开发公司决定将项目一期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承包给挡工的村民方。

“项目一期在2010年开工时遭到纳金宝组织的村民挡工2周左右,在现场组织挡工的是几个年轻小伙,目的是承包该工程里面的土石方工程,最终该项目一期的部分土石方工程承包给了纳金宝。因担心纳金宝再次组织人挡工造成麻烦,避免重大经济损失,所以二、三、四、五期的土石方工程后来也承包给纳金宝干了。”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程部甲方代表说。

“纳金宝在一期项目施工过程中又嫌石料回填的价格太低,就停止施工并指挥挖机公司将施工道路堵上阻止施工,之后项目部给纳金宝付清欠款后,纳金宝才停止挡工,项目部连夜找其他施工队继续干纳金宝剩余的砂石料回填工程。”实施建设项目的某建筑公司员工说。

有了前面“成功”的“致富经”,就会有“念经”的“后来人”。

“大新村4队有地的村民,下午2点请到大新家园的二期工地挡工。”

“大新村4队的村民,赶紧到大新小区东大门集合。”

“5队社员,为了大家的切身利益工程已经开工,4队从昨天已经上人开始挡工,我们5队也有个别人挡工了三天,下午有闲人的都到大新家园东大门。”

2018年3月12日,原大新村地域上一块招商引资建设项目工地,宁夏某机械公司工程队进驻准备施工。该村党支部书记王兵、村委会主任郭向东多次召集会议,与时任村办企业大新众合劳务公司总经理、3队队长纳金贵等人商议强行承揽上述工程。会后,该村4队村民微信群立即发出了挡工“集结号”,5队村民微信群随后也发出了“动员令”。

一场“志在必得”的挡工,拉开帷幕……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施工现场挡工的村民,有的以未签订征地拆迁协议、未收到补偿款等为由,阻挠施工方施工;有的以铺设的防尘网费用没有赔偿为由,撕扯施工人员;有的将自家铲车、轿车停在工地上,阻挡施工和车辆进出;有的以辱骂、威胁等方式,阻挠施工方拉砖货车进入工地;有的跳进正在挖掘的土坑里,有的抢夺施工人员手中的铁锹,对施工人员进行殴打;还有一位村干部的家

属带头爬进正在施工的铲车,站在上面煽动现场数十名村民阻挡施工;甚至在公安民警现场处置过程中对民警进行围攻、推搡、撕扯,阻碍民警依法执行公务,并致使殴打民警的村民摆脱民警控制逃离现场……

近乎疯狂而又野蛮的“挡工”,让开发公司痛苦不堪。为确保施工进度,最终,该公司不得已与签订合同的宁夏某机械公司解约,转而与郭向东、纳金贵、闫红平等人商定,由大新众合公司承揽案涉地块的土石方工程及围墙砌筑工程

……

“非法挡工,不仅耽误企业建设工期,给企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更是一种不良社会风气,影响了整个投资营商环境和公平发展的社会秩序……”

在大新村村民眼里,挡工或许是一场为“致富”而找寻的最简单、最快速的“途径”,而在大新村村民之外的人眼里,这就是一场占土为王、目无法纪的抢劫。

“王兵没当村支部书记前骑着一辆旧电动车,当了3年多村党支部书记就开上了宝马车,住着几百平方米的豪宅……”一位村民说。

2.jpg

庭审6日不停歇,15项罪名数“旧账”

随着挡工事件的不断升级,随着群众报警电话的接连不断,随着恶劣风气的广泛流传,这个地处城郊接合、市委重点规划、建设项目突起、流动人口众多的老城区,引起党委、政府、公安机关的高度关注。

“现在开庭!”

2019年4月22日,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大法庭坐无虚席。这起以被告人纳金宝、王兵为首的被告人多、案卷材料多、犯罪事实多、社会高度关注、自治区党委高度重视的涉黑、涉腐、涉毒、涉赌的基层组织群体性案件,依法在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过程同步向社会进行网络直播。

“32名被告人,2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4人系大新村村民,其中女性4名……”

“犯罪事实19起,指控罪名15个,其中涉嫌组织犯罪罪名14个,涉嫌个人犯罪罪名2个(一项罪名相同)……”

“时间跨度近10年,侦查笔录1400份,案件卷宗230本……”

“每天早晨六点半前往看守所提押,每天晚上十点还押完毕驶出看守所……”

“每天阅卷至深夜,周六周天不休息……”

“庭审活动持续6天,每天不少于8个小时……”

……

每一项与案件密不可分的数据,背后都承载着一段故事。这段故事散开了,是兴庆区法院干警辛劳奔波的时光;串起来,抒写了“兴庆家庭”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公平正义奔跑的日子……

“被告人纳金宝、王兵依托大新村党支部书记身份,以家族、宗亲为纽带,操纵破坏选举,侵蚀基层政权,在征地拆迁中加盖违章建筑骗取巨额补偿,打着村民利益的幌子煽动村民阻挡施工,迫使他人以‘提成’等名义支付巨额费用或将建筑工程承包给组织成员,以此大肆敛财,非法获利;被告人王兵、郭向东等利用村干部身份纠结村民阻挡施工,强行逼停工程,以提成费、协调费等名义敲诈勒索他人;被告人纳金宝利用村支书身份虚构拆迁安置协议骗取拆迁返还面积;被告人唐绍银、陈振平等组织村民阻挡施工,强迫他人交易工程,非法获取巨额利益;被告人张川、杨晓明等在拆迁房屋上加建、新建房屋,骗取国家拆迁补偿;被告人纳金贵等非法占用农用地,为索要钱财非法拘禁他人,为获取不当利益盗伐林木,提供场所容留他人吸毒;被告人王兵为竞选村党支部书记及为在工程款拨付时获得帮助,多次向时任大新镇党委书记王某某行贿;被告人张川开设赌场抽头渔利……”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法庭上,32名被告人所有的犯罪事实一一被呈堂证供,逐案过庭受审……

3.jpg

453页判决书,扫黑除恶挥“利剑”

“本院判决如下……”

5月25日,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法院大法庭再次座无虚席,32名被告人依次被带入法庭,等待他们的是法院神圣的判决。与此同时,网络直播平台早已准备就绪,法庭宣读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会同步传向法庭外的每一个角落,犹如一把“利剑”从天而降……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把“利剑”如何锤炼?

“合议庭法官各有分工,加班阅卷、写审理报告、写判决书,每天工作到晚上十点甚至十二点是常态……”

“白法官有两个孩子,老大每天放学后到院里来写作业,老二一直由老人照看,孩子生病也是老人带着就医……”

“案件庭审期间李法官妻子入院待产,妻子生产后,忙着写判决的他没请一天假去陪护……”

“担任审判长的王院长感冒发烧,咳嗽不止,每天带病工作,坚持和其他合议庭成员加班加点……”

“汇集有经验的刑事老法官一起研究修正判决内容,审判辅助团队一遍遍校稿,14人审判团队审稿、统稿、成稿。453页判决书的制作过程,就是一个系统而又庞大的工程。”

453页26万余字,一本沉甸甸的刑事判决书昭示了纳金宝等被告人的累累罪行,记载着严格的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书写着每一名被告人曾经危害社会的犯罪事实,装订着法院干警一滴滴辛劳的汗水,展示着国家打击黑恶犯罪的坚定决心。

“被告人纳金宝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窝藏、包庇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诈骗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职务侵占罪、行贿罪、盗伐林木罪、开设赌场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王兵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窝藏、包庇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诈骗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3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

法庭上,一句句铿锵有力的判词,一项项被告人的犯罪行径,一条条刑罚的判定,一行行悔恨的眼泪,无不讲述着这个集团曾经“称霸一方”的终结和“牢狱生活”的即将开始。

“没想到一个村委会能形成如此巨大的利益链条,犯罪事实简直让人触目惊心。”银川市兴庆区人大代表、崇安社区党委书记陈爱梅现场旁听庭审后发自肺腑的说。

“作为一名社区党委书记,庭审中鲜活的案例进一步加深了我对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大意义的认识,同时也更加激励了社区工作人员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热情……”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把党纪国法当回事,迟早会出事。”在大新村观看法院庭审直播后,该村一位老党员由衷地感叹。

据统计,在4月22日该案庭审首日,除在法庭现场旁听庭审的各党政机关干部、基层党组织负责人、被告人亲属等,法庭外,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在线同步观看庭审活动的人数多达40.9万余人,刷新了此前直播平台单次观看人数的纪录,5月25日的庭审直播活动,更是有57.5万人通过网络直播平台在线观看,并有1000多条网友留言。此案的公开庭审和宣判,奏响了有黑必扫、有恶必除、有“伞”必打、有腐必反、有乱必治的时代强音,掀起了宁夏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新高潮。(宁夏法治报首席记者 张怀民 通讯员 陈小宁  文/图)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