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天津数百名大学生落入变相培训贷连环坑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8-10-19 查看数0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接到天津市多所高校的大学生投诉类似经历,有数百名学生都认为自己被诓骗陷入了变相培训贷,想退费维权却处处碰壁,有苦难言。

上了3次课,学费加利息高达1.51万多元,天津理工大学学生徐盼盼感觉自己被人坑了。

同样认为自己掉入深坑的,还有她的校友孙佳丽。她听了一堂课,背上了7200元分期贷款,因为有一个月没及时凑齐钱还款,逾期40多天的各种罚金高达6000多元。

大学生被校园贷逼跳楼的种种新闻,让徐盼盼的父亲心惊肉跳。这几天,这位老实的农民找亲戚凑齐了钱,一次性把女儿的贷款全部结清。

而孙佳丽仍在没日没夜打工赚钱还贷,为了赚取1小时15元的收入,她不得不从下午放学后一直熬到深夜,有时候她觉得累得撑不下去,不止一次反问自己,“大学本来是美好的,可在我这儿怎么就成了噩梦?”

徐盼盼入的坑和孙佳丽的噩梦,其实都源自一种变相培训贷。套路如出一辙:先被学长拉去听自称成功导师的讲座;导师许下去名企实习或企业内推的承诺,画出一个“自强成才的美梦”;随后经历数小时一对一的游说,大学生们签下几千元至几万元不等的培训合同;学生被要求通过第三方网贷公司无抵押贷款交学费。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接到天津市多所高校的大学生投诉类似经历,有数百名学生都认为自己被诓骗陷入了变相培训贷,想退费维权却处处碰壁,有苦难言。

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从外地到天津求学,家庭条件普遍较差,迫切渴望通过培训学点本事挣点钱,然而背上各种贷款后,他们不得不拼命兼职打工还贷,有的荒废了学业、挂了科;有的甚至由此陷入另一个刷课诈骗的骗局,一无所获还负债累累。

为此记者进行了多方走访,调查大学生“自强成才梦”背后,是如何步步入坑、越陷越深的。

学长、金牌导师画出的成才梦

徐盼盼第一次听到这个关于自强成才的宣讲,是在学校的一间教室里。一名姓范的学长站在讲台上,西装革履,大谈自己是如何在大学期间通过努力实现经济独立,并拥有自己的公司。话音一转,他告诉大家,自己正是因为听了导师卢老师的课,才有机会改变自己获得成功的。他给台下包括徐盼盼在内的30多名学弟学妹发了请柬,邀请大家周末去听卢老师的公开课,并称,要抓住这次改变人生的机会。

在距离这所学校几公里远的天津农学院,当时还是大一新生的付佳也在学校教室里听到了内容几乎完全一样的宣讲。主讲人是一名姓韦的学姐,她口中自己的成功经历让台下的新生们蠢蠢欲动。

请柬上的地址,位于天津高新区一个民营科技园区的办公区。来自天津多所高校的学生纷纷被校内宣讲引导至此。电梯门一开,迎面挂着众创空间的牌子,旁边印着数十个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百度、联想、小米等企业,以及天津多所高校。记者向天津市相关部门求证后得知,该公司从未获得市区任何一级众创空间的授权,其工商注册信息是一家教育咨询公司。很多学生向自己所在学校求证,该公司与学校并无合作关系。

“当时,每个人都穿着西装,全场放着亢奋的音乐,确实有点小激动。”徐盼盼说。卢老师的公开课用了很长的篇幅讲述自己从农村贫困男孩实现人生逆袭的故事,他告诉大家,钱很重要,通过培训计划,要让大家“内外兼修、十全十美”,改变命运。

按照导师的说法,会提供去阿里巴巴这样名企的实习机会,会有很多兼职机会,毕业后还有企业内推,优秀的学生也可以到卢老师的公司来任职,月薪轻松拿到2万元。

卢老师慷慨激昂地说,大学就是要自强、长本事,他提醒学生们不要告诉老师和家长,“要自己作决定,你要不要在大学更好地成长呢?”

五花八门的培训计划

卢老师称,想要获得培训资格需要经过面试。随后,孙佳丽被一个也是学生的工作人员从教室单独带到一个办公室,面前摆着一张培训费为7200元的VIP课程合同。这个价格让孙佳丽望而却步,起身想走。那位工作人员现身说法,“我参加培训后现在每个月挣1万元,每月还400元非常轻松。”

孙佳丽和很多听课的大学生一样,经历了漫长的拉锯战,“从下午5点半直到晚上8点多,我感觉没辙了,不签就走不了,稀里糊涂就在合同上签字了。”

付佳也被谈了3个小时,“不报名就不让走似的”。她承认当时确实被说服了,打算拿出自己打工攒下的钱报个4900元的课程,可跟她谈话的人劝她报7200元的VIP课程,夸她很有潜力并许下更多承诺,让她办理学费分期。

那人给她算了一笔账,7200元学费分期,分18个月还,每个月400元,“我们提供那么多兼职机会,还这400元太简单了。”

经调查,大学生们分别被推荐了两种培训计划,分为短线和长线。其中短线计划是学生与培训机构签下会员服务协议,费用分4900元和7200元两个档次,机构承诺提供14个模块88个学时的课程,以及各种兼职和实习机会等福利。长线计划是学生、培训机构和贷款公司签下的三方投资协议,费用为1.28万元,要求毕业后按照实际月薪的不同比例还款,挣得越多就要还得更多。

中国民航大学学生张智栋和徐盼盼都报名了长线计划,协议中要求在毕业后按月工资14.97%还款,回报期限为3年。事后张智栋意识到,按照民航大学飞行员专业学生毕业3年的平均年薪,需要还的钱可能高达6万~7万元。

稀里糊涂背上贷款

天津财经大学的马丽娅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绑上了分期贷款。在一位叫刘波的工作人员安排下,她签下7200元的短线计划,随后刘波要走了她的学生证和身份证,“我问他要这些干嘛,他一边回微信一边含糊地说绑个翼钱包,我再追问他就没回答我。”

经刘波推荐,另一个工作人员来帮马丽娅继续办理后面的手续,他直接拿过马丽娅的手机帮她操作,并找她要了家庭住址、父母的姓名、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等信息。

后来才知道这是申请贷款的流程,马丽娅蒙了,“当时我不知道是贷款,我一直也没看到什么合同条文,稀里糊涂就签下了”。记者采访中,多名学生都表示,自己没看到分期贷款合同,当时都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就已经背上贷款了。

有的学生称,第二天父母接到陌生电话,直呼其名,并问其要不要买保险,事后有学长告诉他,那是贷款机构试探其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

兼职福利竟是连环骗局

期待中含金量很高的能力培训课程,让很多学生觉得质量很差。张智栋说,“讲的都是网上复制粘贴来的所谓成功学,很虚,根本不值那些学费,听了一次就想退课。”记者调查发现,很多学生在听了1~3次课后觉得不符合之前宣传的效果,还耽误了学校学习的时间。

更多学生是冲着诱人的名企实践、各种兼职机会和一对一的成长辅导来的,结果发现,那些承诺的兼职不过是去发个门票,一些代理机会实际是去做一些拉人头的事。张智栋直接拒绝了他们送来的兼职“福利”,因为是让他去拉更多的同学报名参加培训。他回忆,“他们说,我拉来一个人报名长线给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提成,超过30人给上万元的奖金,还说有的学长一个开学季能挣几十万元。”

付佳没有等来名企实习机会,所谓的创业指导,其实就是在学校卖点新生用的被子,她没想到等来了一个更大的坑。一个学长告诉她有个代刷课程的兼职机会,“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学长就要走了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号说帮我办,一步步按他说的做,最后发现,自己手机的百度钱包里有了2.5万元贷款。她追问后得知,这是一个叫嘉科的培训机构以让大学生刷课冲量为由,让他们通过分期贷款交纳课程费,这家机构承诺,贷款不需要学生来偿还,公司会每月按时替他们还款。

然而在付佳连续3个月收到嘉科转账的还款后,便没再收到过钱,后得知,这家机构已被警方立案调查,当地公安机关称正在全力侦破此案。目前,百度钱包将付佳的还款期限后延,等待警方调查结果。而给她提供兼职机会的这家机构称,涉事员工与公司无关,完全是个人行为,目前该公司一名高层也已被警方控制。

退课无门 维权处处碰壁

经了解,目前由意欲退课的学生组成的维权群里,已有近400人,分别来自天津理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天津工业大学、天津商业大学、中国民航大学、河北工业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天津农学院等多所大学。

他们中大部分学生只上了1~3次课,希望能退课停止还贷,培训公司却回复完全按照合同执行。但学生们认为,合同涉嫌霸王条款,应该撤销。

记者调查发现,他们签署的合同五花八门,合同的甲方分别是几个不同的教育科技公司。按照合同所写,如果违约将交付20%的违约金,如果单方面终止协议,若选择一次性付款的,经甲方同意可退付课程费,需扣除已享受的课程服务费用和20%违约金;若选择其他支付方式,甲方不退课程费。

而大部分学生当初被要求分期贷款,因此失去了退费的机会。其中不少学生,报名后,一次课都没去上过,也没享受过任何服务,但公司拒绝退款,而贷款公司的催款电话却如期而至,让这些大学生苦不堪言。

孙佳丽上了一次课想退款被拒,不得不每月偿还贷款。因为有一个月没能按时还款,收到催收人发来的微信:“每天滞纳金70元,目前滞纳金3360元,罚息1500元,转催收有2000元催收费”,经过孙佳丽苦苦哀求,那人答应把6860元减少到4800元,要求一次性支付。实在找不到人凑钱,孙佳丽不得不又办理了另一个手机分期,借钱将逾期费用交上了,可如今每月仍继续收到学费催款的账单。

也有一些同学,干脆卸载了贷款公司的手机App,决定不还钱了。天津医科大学曹鑫鑫说,自己已经还了12期,还差几期打算不还了,“我没上课,没拿到学费,凭什么让我还钱!”

付佳和同学们多方求助无果,均被告知只能去法院诉讼。她发愁极了,“我们这些大学生哪有能力和精力去法院告他们呢?”(记者 胡春艳)



法官提醒:学生签订培训和贷款合同务必慎重

从裸贷到培训贷,近年来针对大学生的各种贷款五花八门,由此产生的官司和纠纷也快速增加。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从天津市和平区法院了解到,近年来法院受理的培训贷纠纷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

今年3月,该院宣判一起典型的培训贷纠纷案,判定解除双方的《实训就业协议》,被告返还原告合同款1.5万元。

31岁的天津市民王新鑫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信息,打电话咨询被告知入职要先进行就业培训,培训费用以助学贷款的形式从未来推荐工作的工资里扣除。如没有上班不会扣除。后王新鑫参加了名为天津天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软时代”)安排的为期4个月的技术服务实训,但培训结束后,考试并未通过。但天软时代依旧与其签订了实训就业协议,协议中承诺,负责对其进行教学管理,保证其毕业具备高水平就业能力;在学完全部课程且考试合格后,为其安排就业,并保证100%正式上岗;若用人单位因个人技术原因辞退学员,该机构将免费再次推荐就业。

同日,经天软时代推荐,王新鑫申请了“蜡笔分期”学习贷款1.98万元,连本带息共计2.507万元,还款期限为两年。此时天软时代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安排其他方向的工作,不再从事技术工作。于是,安排了一个公司打字员的工作,但由于王新鑫打字过慢,企业并未录用。

此后,王新鑫表示对天软时代安排的就业工作没信心,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庭审中,申请解除双方的合同,退还全部合同款1.98万元。但天软时代同意解除合同,但坚称1.98万元为培训费用,因原告已经实际参加了培训,不同意退还。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刘彤分析,原告与被告之间的争议系提供培训及就业服务的合同关系,双方签订的合同内容具有法律效力。

法院认为,在签订合同安排原告培训前,被告对原告进行了考试,原告的技术水平考试成绩不合格,而被告的培训内容和就业方向均为计算机软件开发和技术服务,在此情况下被告应预见到相应后果,但被告仍接收原告培训并向原告推荐学习贷款,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应承担相应责任。

被告辩称,收取原告的1.98万元仅是培训费用,为原告介绍工作和安排就业是免费的。对此,刘彤表示,理由不足,该费用应为全部合同款项,即培训费用和安排就业的全部费用,“现被告未全部履行合同内容,且有过错,故应退还原告部分合同款。”综合合同约定、原告已经参加培训的实际情况、原告的自身条件及就业形势分析,酌情认定被告应返还原告部分合同款1.5万元。

刘彤介绍,近年来与就业培训贷款相关的纠纷明显渐多,有的是培训机构提供了部分培训课程,就人去楼空;还有的是培训机构未兑现当初的承诺,却不同意学员退款,导致不少想找个好工作的年轻人,还没找到工作,却背上了贷款。

她也注意到,不少年轻人想维权却找不到合适的途径和办法,有的提出的诉讼请求也不特别恰当。一般来说,如果双方有合同约定,应该履行,“但如果对方当事人采用欺骗手段签订合同,合同本身就有欺诈性质,可要求法院判定依法撤销合同。”

刘彤分析此类案件的几大特点,首先是在熟人中进行,“很多有欺诈行为的案件都是如此,很多人过分信赖熟人,放松了戒心。”她建议大学生不要轻信所谓学长学姐的承诺,一定要有保护自己利益的警惕性和意识。与此同时,培训贷案件的噱头都是承诺给安排工作,她接触的案件中,“所有承诺包安排工作的全都落实不了” 。

目前一个尴尬的现状,也是导致大学生维权难的原因——这类培训机构处于监管真空。

根据相关规定,教育培训机构应当办理教育部门的办学许可证、物价部门收费许可、工商登记等,才能开展教育培训业务。但实际上,绝大多数培训机构,只是在工商部门注册一个教育咨询公司,再以咨询名义开展教育培训。这就直接导致,这类培训机构在教学过程中,教育部门无法进行监管,市场监管部门也很难对其教学质量、师资来源等情况进行监管。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信贷平台为了发展业务,也存在审核门槛低、违约条款不清晰、贷款利息过高等不合理放贷现象。

“归根到底,还是应该让学生自身加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她发现,从很多案件中看出,大学生群体普遍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她坦言,虽然一些学生最终诉诸法院,并且如上述案件一样判原告退还合同款,但眼下培训机构“跑路”的情况多发,还有的机构进入破产程序,“学生最终是否能拿到退款仍是未知数。”

刘彤建议,大学生应该通过学校等正规渠道找兼职或求职,特别在签订培训合同和贷款合同时务必要慎重,一定要认真了解各条款的具体内容,同时要对培训机构的资质等进行深入了解和确认。出现问题,可通过诉讼等途径维护合法权益。(记者 胡春艳)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