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让妈妈带男娃上厕所不再难 公共场所第三卫生间建设使用情况调查

来源:法治日报2021-07-06 查看数0
近年来,不少地方积极落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探索在医院、商业区、交通枢纽区域、景区等公共场所设置第三卫生间。

● 近年来,不少地方积极落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探索在医院、商业区、交通枢纽区域、景区等公共场所设置第三卫生间

● 目前,第三卫生间的数量相对较少,即便有的公共场所设置了第三卫生间,也存在使用率不高、标识模糊等情况

● 空间和成本是设立推广第三卫生间的重要考量因素,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那么第三卫生间的推进将举步维艰

7月2日17时许,北京南站二层候车室。张女士带着4岁的儿子候车时,孩子突然嚷嚷着要上厕所。原本张女士准备带孩子上女厕所,结果发现北京南站设置了第三卫生间,于是带孩子进入第三卫生间解决了如厕问题。

“这真是解决了家长的大麻烦!我独自带儿子出门,经常碰到上厕所这一难题。带男娃去女厕所,总有诸多不便,而且孩子也慢慢有了性别意识。第三卫生间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难题。”张女士对《法治日报》记者如是说。

张女士遇到的难题,很多人都曾经历过:异性家长单独带孩子出门,一起上厕所时可能遭到异样的目光,而让孩子一个人上厕所又存在安全隐患。最近,“如何看待妈妈带男童进女厕”还一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为解决这一问题,近年来,不少地方积极落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探索在医院、商业区、交通枢纽区域、景区等公共场所设置第三卫生间。

所谓第三卫生间,是指在厕所中专门设置的、为行为障碍者或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使用的卫生间,主要是指女儿协助老父亲、儿子协助老母亲、母亲协助小男孩、父亲协助小女孩等。第三卫生间内一般有独立结构,人在里面互不妨碍,并配有相应的适用于残疾人的设施。

目前,第三卫生间设置情况如何?使用率怎样?推广第三卫生间需要解决哪些难题?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避免尴尬提供便利

第三卫生间需求大

6月12日,端午节假期的第一天,安徽省宿州市国购广场人头攒动。在一处公共厕所外,记者统计发现,当天上午一小时内,就有5位妈妈带着三四岁的男童去女厕所如厕。

“没有办法。本来想找个男保洁员来帮忙,但一时没找到,孩子又着急上厕所。说实话,男孩子上女厕所,确实让人有些尴尬。”其中一位妈妈刘女士对记者说,如果有独立的第三卫生间,自己肯定会带孩子去第三卫生间。

记者注意到,当天还有一位男性家长,委托一位刚从厕所出来的女士帮忙带自己4岁的女儿上厕所。“女娃上男厕所就更不好意思了。我平时单独带孩子出门,都要求孩子先上个厕所,今天孩子喝水比较多,就遇到了上厕所的难题。”这名男性家长无奈地说。

对于异性父母带孩子上厕所的问题,记者近日在北京、天津、安徽等地走访调查,随机采访的数十位路人中,绝大多数持理解的态度,但同时也提出,如果孩子较大,已经超过五六岁或个子比较高,为保护隐私、避免尴尬,还是应当让其独立上厕所或请他人帮忙。

也有受访者明确反对异性父母带孩子上厕所。“有的孩子好奇心大,到处看,还问一些问题,令人很不舒服。我以前就碰到过,还发生过口角。”在天津大悦城,一位女士对记者如是说。

大家普遍提出,商场、旅游景点等公共场所,应当设立类似第三卫生间这样独立、私密的卫生场所。

除了异性父母单独带孩子出门上厕所难之外,记者采访发现,异性子女单独带年龄大、行动不便的父母外出时,也会遇到类似的难题。

“有一次,我推着我妈在公园遛弯时,她突然闹肚子。我妈年过七旬,又行动不便,而公园的厕所仅分男女厕,还好当时有保洁阿姨帮忙。”北京市民张先生回忆说,类似的情况之前遇到过几次,出去旅游、逛商场都发生过,确实不方便。

一位长期关注跨性别群体的业内人士核桃(化名)告诉记者,跨性别群体对第三卫生间也有现实需求。跨性别者在以心理性别着装和生活时,如厕也会面临道德与法律的困境。“比如对男跨女的跨性别者来说,他的心理是女性,但身体特征是男性,他不愿去男厕所,但去女厕所又会被当成变态或异装癖。”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第三卫生间应运而生。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教师李静对《法治日报》记者说,第三卫生间属于特殊需求,但并不小众。“不管是去游乐园、商场还是景区,异性父母带着孩子的情况都比较常见,如果条件允许,不带孩子去异性厕所是最好的选择。而对于有需要的其他家人来说,第三卫生间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人性化是现代化城市建设所考虑的首要元素之一,第三卫生间的设立能够充分彰显城市管理的人性化。在李静看来,第三卫生间既能保障孩子安全,又能保护旁人隐私,避免性别尴尬,体现了城市社会服务的精细化。

数量不足认知度弱

标识模糊利用率低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人在谈到异性父母带孩子上厕所难时,都能产生一定的共鸣,认为应当设置类似第三卫生间的卫生场所。但同时很多人都没听说过第三卫生间,也没有使用过第三卫生间。

实际上,早在2016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修订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就要求,城市中的一类固定式公共厕所,二级及以上医院的公共厕所,商业区、重要公共设施及重要交通客运设施区域的活动式公共厕所,均应设置第三卫生间。

2016年12月,原国家旅游局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第三卫生间(家庭卫生间)建设的通知》,要求全国5A级旅游景区都应配备第三卫生间。

但记者走访北京、天津、安徽等地的多个商场、室外公共厕所、交通枢纽站、体育馆发现,第三卫生间的数量相对较少。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年底,即便是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公厕第三卫生间的配置比例也仅为14%。

6月24日,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某医院,在就诊大楼转了一圈发现,该院仅设置了一般的男女卫生间,男士卫生间里设置了一个无障碍厕位。有异性子女带年老的父母来上厕所,有的老人行动缓慢,但也只能自行上厕所。

6月28日,记者来到天津大悦城,经咨询商场服务人员得知,这里二层南区和四层设有母婴室和亲子卫生间,都能够作为第三卫生间使用。但记者走访了商场一至五层公共厕所,均未发现上述设施。无障碍卫生间也不是每个楼层都设有,且多个无障碍卫生间出现不亮灯、正在维修等情况。

当时商场人很多,许多家长都带着孩子,其中不乏异性家长。大家上厕所的办法基本一致:请保洁员或店员带自己的孩子去上厕所,实在不行就自己带。

谈到第三卫生间,不少人将无障碍厕所视为第三卫生间。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介绍说,无障碍厕所和第三卫生间在建设标准、设计、标识以及适用人群等方面都有所差别。例如,无障碍厕所会配有专门的无障碍设施,如安全扶手等,而第三卫生间的建设标准与此并不相同。

而一些公共场所即便设置了第三卫生间,也存在使用率不高的情况。

6月21日,记者走进北京地铁五棵松站第三卫生间内看到,里面除了有便于残障人士如厕的扶手外,还专门设置了儿童如厕空间,配置儿童马桶,安置了婴儿护理台,设施齐全。记者在外观察了半个小时,没有乘客进入第三卫生间。

保洁人员介绍说,平日里很少有人使用这个卫生间。几位带孩子的家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地铁站里有第三卫生间,也不知道第三卫生间有什么功能和作用。

此外,记者注意到,一些第三卫生间还存在标识模糊、锁着门、里面堆满杂物等情况。

不少设有第三卫生间的场所只有无障碍卫生间的标识,还有些只有一般卫生间的标识,如果不走到厕所内部,就不会知道厕所的具体配置。如天津大悦城有些楼层的公共厕所,上面明明有无障碍卫生间的标识,但进去后发现只有带着台阶的男女厕所。

在天津一商场,有保洁员告诉记者,第三卫生间的使用人数不多,里面设施又多,容易损坏且打扫起来比较麻烦,于是逐渐被荒废了。

关注成本空间问题

积极寻求多种方案

公共厕所是反映城市文明的一个重要窗口。随着“厕所革命”的深入推进,各地各部门越来越关注第三卫生间的问题,用实际行动为民办实事。

河北保定近期以创建卫生城市为契机,新建改造城市公厕347座,第三卫生间等成为标配,让品质生活更“方便”。去年,山东济南天下第一泉风景区完成了大明湖景区烟雨堂、超然楼和南丰祠、明湖居以及趵突泉景区南门5处卫生间的改造提升,主要包括墙地面更换、增加女厕位数量、新风系统、增加第三卫生间等。

据交通运输部消息,自今年6月8日起至12月31日,交通运输部将从增加厕位数量、完善卫生设施、加强保洁管理等方面,持续深化公路服务区“厕所革命”专项行动,合理增设第三卫生间,完善儿童如厕设施,满足异性家人陪侍使用需求。

就如何进一步推进第三卫生间的建设和使用,多位受访者提出,除了加大建设力度之外,还要做好宣传工作,让大家知晓第三卫生间的存在和功能;要设计浅显易懂的指示标识,张贴在人们容易看到的地方;要及时对第三卫生间的设施设备进行保养维修,做好清洁工作。

周伟分析指出,空间和成本是设立推广第三卫生间的重要考量因素,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那么第三卫生间的推进将举步维艰。

李静则认为,第三卫生间的推广既有观念上的问题,又有法律上的问题。“以无障碍厕所为例,《无障碍设施建设条例》已经出台多年,各省市都有无障碍设施建设条例,但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发展,因为以前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建设无障碍厕所的必要性。而推进第三卫生间建设,更加需要转变观念和加强宣传。同时,第三卫生间的政策性导向明显,但缺少法律法规支持。如果地方立法时能考量到第三卫生间,就会更加有利于推广。”

李静建议,在建设和改造过程中,可以将无障碍卫生间和第三卫生间合并,根据双方的建筑和设计标准进行调整,不仅能够节省成本,还不浪费空间。既设立男女厕所,又设立无障碍卫生间和家庭卫生间,这在一些地方很难做到,而建设或改造一个综合的第三卫生间,可行性较大。

在李静看来,第三卫生间应当成为公共场所的标配,标识应该统一和醒目,可考虑用男女、孩子加上坐轮椅的人作为标识,方便人们识别。

周伟则建议,推动第三卫生间建设需要双向发力,首先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第三卫生间是什么、有何需求;其次相关部门在了解社会需求后,有的放矢制定相关政策。

而对于跨性别者群体,核桃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三卫生间内部的功能设计和普通卫生间没有太大区别,因此设置无性别卫生间是一种很好的选择。不分性别,都是小隔间,做好每个隔间的封闭性和隐私性,大家都能使用,可以提高使用效率。(记者 张守坤 记者 韩丹东)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评论字数不超过200字!)

用户评论

互动留言

    友情链接

    友链合作:nxtv001#163.com (#替换@)